拉塞尔篮网全明星

歡迎:河北企業品牌管理中心

首頁 > 315專題 > 詳細內容 315專題

資深導游揭秘:網售低價游產品多是陷阱和誘餌

發布時間:2018-04-10  點擊數:211

3月29日,國家旅游局通報了旅游市場秩序綜合整治春季行動工作進展情況。其中,40家涉嫌“不合理低價游”網站被關停。

  昨日,南都記者在多家旅游網站上看到,目前各平臺推出的低價游產品明顯減少,多款低價游產品已顯示下線。不過,南都記者發現,一些以“特價尾單”為名的低價產品仍有售,比如799元雙飛云南六日游,999元雙飛泰國8日游等。

“特價尾單”低價產品仍有售

  去年10月26日,國家旅游局就曾約談多家在線旅游企業。其中,欣欣旅游網隨即表示已經下架了400條涉嫌“不合理低價游”產品。

  昨日,南都記者查閱多家旅游網站了解到,目前平臺推出的低價游產品確實明顯減少,多款低價產品已顯示下線。不僅如此,相應的促銷活動也有所減少。

  國內一家知名的O T A (在線旅行社)平臺員工告訴南都記者,以前各大平臺打“價格戰”時,1元報團出游的優惠不少。但現在連999元泰國7日游的產品基本沒有,而且一些低促的玩法也做不了。比如滿2999立減2000元,買兩個旅游產品送蘋果手機等,這類滿減、滿送和等值返券的方式已經很少推出了。

  南都記者隨機查詢了三家知名旅游網站,均未找到價格區間在1000元-2000元的泰國7日行的旅游產品。不過,部分以“特價尾單”為名的低價產品仍在其它網絡渠道有售,多出現在所謂的旅游特價微信公號上。比如4月2日,有旅行社推出溫州直飛泰國曼谷5晚6天出發999元,價格包括往返機票含稅,全程當地五星和門票等;4月1日,有旅行社推出999元寧波泰國雙飛7晚8天日游。

  對此,有業內人士透露,這些以尾貨甩賣處理的旅游產品,極有可能是營銷手段。因為出現所謂的尾單,一般是3天內突然遭遇游客退訂而空出的名額,這些名額經常以低價在旅行社內部作為福利消化掉,真正拿到市場銷售的并不多。

屢禁不止背后:搶客源

  盡管相關部門不斷加大對“不合理低價游”的監管,但是這一旅游市場的多年頑疾是否能被鏟除仍值得觀望。南都記者了解到,低價旅游通常以較低的價格吸引游客,而在旅游過程中又會加上其他名目,比如增加自費項目或購物點。類似的案例屢見不鮮,當消費者因此而蒙受損失時,往往面臨維權難的困境。

  因為一趟不愉快的歐洲六國游,來自北京的薛女士打了將近半年的官司。去年5月18日,60多歲的薛女士與中旅體育旅行社簽訂《團隊出境旅游合同》。合同顯示,薛女士與其姐姐參加的歐洲六國游,合同對旅游服務中涉及的包括所住酒店的星級、具體觀光景點、購物等也做了約定。

  可在這一趟歐洲之行中,退休后第一次出國的兩姐妹不僅沒看到原定的兩大景點埃菲爾鐵塔和盧浮宮,而且還受到導游肖先生的不友好對待,比如安排入住下水道堵塞的客房,房間沒有熱水器等。這一切源于兩位老人拒絕在原先團費的基礎上交五六千不等的自費游費用。薛女士告訴南都記者,旅行社先以低價讓消費者報名參團,再以自費游方式加錢,以軟硬兼施的方式讓游客消費。

  南都記者從薛女士的代理律師楊航勝處了解到,調解無效后,去年12月,薛女士將旅行社和導游告上法庭,目前該案將于4月11日進行二次開庭審理。

  一位在山西太原從業十年的導游李先生告訴南都記者,他從來不建議親戚報名參加低價團。因為這是旅行社設置的一個陷阱和誘餌,游客肯定不會占到便宜,而且在人身安全和服務質量等方面都會面臨風險。

據他透露,為了增強客源,一些旅行社在線旅游平臺在的報價可能更低。

  上述O T A平臺員工對南都記者表示,由于平臺用戶的忠誠度低,通常哪里便宜去哪里,很少有用戶是完完全全認準某一旅游平臺的。所以,平臺和商家通常會采取各自讓利的方式,推出打低價的商品,目的就是為了吸引和留住用戶。

行業邏輯:低價組團靠拿回扣

  旅游企業想方設法吸引客源的背后,反映的是市場競爭激烈。據國家旅游局2017年3月發布的公報統計,2016年第四季度全國旅行社總數為28097家。

  與此同時,在線旅游網站以巨額補貼搶占市場,也加劇了行業競爭。公開報道稱,攜程CEO梁建章在2014年底的時候曾宣布“投入10億元打價格戰”,重點補貼出境的跟團與自由行旅游者,最高每人優惠超過10000元。

  因此,為了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一些旅行社常以低于成本的價格招徠旅游團,打出“零團費”甚至是“負團費”的招牌吸引顧客。

  那么,旅行社靠什么回本呢?南都記者調查發現,旅行社行業有三類公司:批發商、地接社和組團社。業內把組織旅客出行的旅行社叫做“組團社”,其核心價值就是要有客戶資源,而在旅游目的地負責接待的旅行社稱為“地接社”。批發商負責設計路線,訂購航班和酒店等資源,重點是要價格低。

很多時候,批發商和地接社是重合的,統稱為供應商。

  來自大連的婷婷自2008年開始在旅行社工作,她告訴南都記者,當組團社把游客從出發地送到旅游地后,就由地接社負責后續行程。然后,由導游以買團的形式,向當地旅行社要客人。中間產生的差價最終落在地接社和導游上,對于他們而言,接低價團其實是在賭團,賭能不能拿到回扣。

終究羊毛出在羊身上。旅行社常見的回本方式包括:增加自費項目和購物。

  與此同時,地接社和導游還會采取其他方式回本。

  一位在福建泉州從業七八年的導游李平(化名)告訴南都記者,有的會從旅客的吃住消費中,賺點小利。一個桌飯菜原本訂的是500元,但導游可以從中降低到400元的標準,無形中賺了100元。此外,旅行社和航空公司、旅游景點也有合作。比如,以低價包機位提成,或者與景點簽訂合同抽取提成。

業內聲音

  “用戶還沒有成熟的旅游觀”

  盡管低價游有利可圖,但對于旅行社來說風險不小。去年9月,國家旅游局發布《關于打擊組織“不合理低價游”的意見》。該意見特別對于“不合理低價”做出了解釋,同時指出各級旅游部門可依法對“不合理低價游”違法行為進行處罰處理。其中,對于旅行社的處罰包括責令停業整頓,吊銷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證,以及處三十萬元罰款,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的,處違法所得五倍罰款。

  據李平介紹,旅游企業一般也不喜歡推出類似產品,認為這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有的顧客會到旅游局舉報,稱旅行社宰客,旅行社會因此被罰款。“如果事情鬧大了,對旅行社的名聲影響很大,那將更難生存”。

  婷婷告訴南都記者,“大多正規旅行社都不愿冒被客人投訴的風險,所以她所在的公司目前大部分都在走中高端旅游線路。然而,現實有時讓她很失望。一般來說,從大連到云南昆明大理一線,考慮到機票和酒店的浮動,7天需要花費3300元,而顧客更愿意選擇其他旅行社推出的1288元的云南旅游項目。”

  “在這個行業越久,我越覺得挺傷心的,幾乎所有人都貪便宜。”婷婷說,年輕人也喜歡在網上選旅游產品,因為折扣度大,但很多人不懂得要紙質合同。

  另一位在OTA平臺工作的員工則認為,從用戶角度看,目前市面上用戶并沒有完全培養出成熟的旅游觀,更多人對旅游沒有概念,旅游也不是非常追求享受,直接砍死低價跟團游,相當于關上了一扇門。



拉塞尔篮网全明星 球探篮球比分app下载 体彩福建36选7第20009开奖结果 7星彩开奖结果 福建麻将怎么胡 德国股票指数 007比分网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公 竞彩足球比分旧版本 竞彩500比分完整直播 黑龙江11选五5开 湖北麻将卡五星规则麻 球探比分app历史版本 山西11选5 河北十一选五登录 国标麻将规则 怎么胡 棒球比分 d